“即將倒閉”的傳言引發了一個銀行網點的擠兌事件。
  24日,江蘇射陽農村商業銀行設在鹽城環保產業園的一個網點發生擠兌事件。至當晚七八點鐘,其所在鹽城環保產業園營業點外還有人群在排隊。該行迅速調集資金兌付。
  24日夜,人逐漸稀少。但當地一位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25日又出現了排隊現象,而且蔓延到北邊的黃尖鎮等地方。
  “前天下午聽到消息後來取錢的,都是小散戶,三萬兩萬的。存款十萬幾十萬的很多在觀望,但昨天這部分人也有些人來取錢了。現在天黑了,人少了。”他說。
  本報記者昨天致電射陽農商行,電話沒有應答。
  一句簡單的傳言,能發酵為擠兌事件,背後則是因為當地的草根金融生態脆弱而敏感,幾年來多次發生過擔保公司跑路事件、互助社擠兌事件。
  “我們這裡民間借貸很普遍,經常聽到有人傳,說哪個老闆跑了之類的。”鹽城本地一位從事汽車行業的人士告訴本報記者。
  該人士以鹽城亭湖區鹽東鎮為例分析稱,此地以合作基金會、合作社、小額融資等名目出現的“融資公司”到處都是,主要生存手段就是吸儲放貸。
  據江蘇本地媒體此前報道,2012年時,在該鎮,這類所謂融資公司有130多家。
  本報記者查閱江蘇法院網判決文書系統發現,2012年至今,發生在鹽城的民間借貸糾紛,已判決的多達2689件,而同類案件在揚州僅有672件,在經濟體量更大的南通,也僅有520件。
  “這一帶從總體上來說,金融業態還很初級,很多是人對人的交易,銀行機構又少,所以不規範。對民間金融來說,不規範就有隱患。” 江蘇省一位擔保行業人士告訴本報記者。
  作為隸屬鹽城市的一個縣,射陽及其周邊一帶,過去兩三年發生不少跑路、擠兌之類事件。
  本報2012年10月份曾報道,江蘇省連雲港市灌南縣4家農民資金互助合作社爆發資金被挪用事件,資金周轉困難,當時2家合作社直接關門,另2家暫時仍在營業。經灌南縣官方核實,這4家合作社共涉及約2500名儲戶,儲蓄額達1.1億元。
  差不多同時,繼江蘇沭陽、邳州、徐州以及江蘇灌南縣的合作社相繼出事後,江蘇鹽城金鈺專業合作社再爆集資黑洞。
  鹽城市審計局網站顯示,該局在2012年夏天對鹽城市金鈺投資有限公司、匯通農產品專業合作社和金伯川投資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進行了專項審計,查實涉案金額達1.24億元。
  這些事件爆發,往往是因為前期的不規範操作所致。
  上述擔保行業人士表示, 對民間金融機構現在是多頭管理,實際監管比較困難。
  他說,雖然打擊非法集資辦公室設在銀監局,但眾多草根金融並不屬於銀行業,管理有難度。他表示,非法集資是公安部門打擊的對象,超範圍經營屬工商管理範圍,應該是“誰主管誰審批誰負責”。
  “有些審批機構沒有執法權,或處理時缺乏具體條規依據,監管工作並不容易。”他說。
  作者:王培霖
(原標題:射陽農商行擠兌事件背後當地草根金融脆弱凸顯)
創作者介紹

設計師

ln45lntzv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