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_宋濤 北京報道攝影_劉浚
  ZANK創始人凌絕頂(右)和男友安東(化名)。
  “在不到10秒鐘的時間里,依次快速向你男朋友提出以下問題:蘋果香蕉,喜歡哪個?黃瓜西瓜,喜歡哪個?男人女人,喜歡哪個?
  如果三個回答是:香蕉、黃瓜、男人,哦,你的男朋友必然是GAY。原因是:熱愛柱狀物體和雄性。”
  這是網上流傳的一部《9個GAY》系列短劇,9個GAY聲情並茂,教你通過望、聞、問、切四種方法鑒定自己的男友是不是GAY。
  短劇的出品方是一款正在同志間悄然流行的社交應用——ZANK。“每一集上線之後,就會給ZANK帶來十多萬註冊量,”ZANK的CEO凌絕頂說,最初拍視頻只是軟件推廣的一種手段,而現在,觀眾會驚訝,這麼陽光的男孩子竟然是GAY,“我們已經在潛移默化地影響大眾對同志的認識”。
  16年前,按照中國的醫學標準,同性戀還是心理疾病,還在讀高二的凌絕頂向父母宣佈出櫃時,他一定不會想到,16年後他帶領團隊在北京某小區內創辦的ZANK,正在改變同志圈的社交方式。
  這是當下的趨勢,網絡社交從PC端轉移到手機上,就連隱蔽的同志群體也不例外。和ZANK一樣,去年上線的同志社交手機應用還有Blued,僅僅一年餘,兩款軟件都宣稱自己的用戶達到了千萬左右。社會對同志的容忍度加大,而“為同志服務”的市場也在膨脹。
  同志社區
  25歲的火火(化名)在生活中找個“對象”真不容易:他是個同志,而且在北京一家敏感單位工作。
  “我不喜歡鬧,也不怎麼混(同志)圈子,”火火覺得,這個圈子約炮容易,找個真心的BF(男朋友)難。
  今年初,他在網上看到推薦,悄悄地下載了ZANK,據說這是一款同志約會而非約炮的神器。某個周末,他買了兩張電影票,在ZANK上約了個小伙伴,“我會跟他有個簡單的交流,要靠譜,不至於很low的那種人”。
  和其他正在興起的同志社交APP一樣,基於位置服務的ZANK可以查看附近乃至全城的同志,並給對方發消息。不同的是,ZANK用戶還可以指定時間、地點和參與人數發起各種約會,或加入感興趣的群組聊天。
  “興趣匹配和線下活動一直是我們強調的功能,通過發起約會等,把同志的社交由線上轉移到線下,”凌絕頂說,現實生活中的系統是為異性戀打造的,不會考慮同志的生活和娛樂。同志手機社交應用興起僅僅是這兩年的事情。在此之前,國內同志圈流行一款叫做Jack’d的應用。軟件來自美國,2011年推出中文版後,用戶一度爆髮式增長。它的功能很簡單:查看附近的同志,打招呼,交友。因為諧音,Jack’d被戲稱為“接客帝”。
  火火去年剛下載了這個軟件,身邊的朋友已經用了很久——他總是比別人慢半拍。但他並沒有在上面找到朋友,“jack’d上只有照片和基本情況的介紹,就是用來約炮的”。加上服務器在國外,它的用戶體驗並不好,“很慢,經常出現一些小BUG”。
  這時期,耿樂已經敏銳地註意到了市場的變化,作為國內最早的同志新聞門戶——淡藍網的CEO,他已經做了十餘年同志社交網站,但一直不溫不火,沒有盈利。他用雷軍的一句話形容2012年的自己,就像“站在風口上的豬(都能飛起來)”:迅速找了一幫計算機專業研究生,開發中國版的jack’d,叫做blued,也因此被戲稱為“不擼帝”。
  “blued一齣來,大部分jack’d用戶就轉向了它,”火火說。2012年年底上線後,blued半年時間積累了100萬用戶。而凌絕頂的ZANK2013年5月上線後,一個月的註冊量也超過了20萬,現在則以每天近3萬的註冊速度增長。兩家都找到了數千萬的投資,形成競爭之勢。
  但此時,手機里可以下載的同志社交APP已經不止這兩家,BoyAhoy、GayPark、G友、“同志社區”等紛紛涌現。“深圳有一家企業也在做,但是沒有很好的發展,公司比我們還小,”凌絕頂覺得,這個行業才剛剛興起,還沒有到淘汰誰的地步。
  自帶雷達
  早在2010年,同志社交APP沒有萌發,凌絕頂還在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春節期間,他和一個朋友準備去泰國度假,出國前想找幾個有興趣的同志伙伴同游。但發現並沒有渠道,上網搜索,一些網站上只有數字,標明同志的年齡、身高、體重,以及“1”或者“0”(即攻或受)。“沒有照片、日誌等生活軌跡,大家都太隱蔽了”,凌絕頂覺得同志應該有更豐富的內容。
  彼時,人人網、開心網等真實社交網站已經如火如荼。
  從泰國回來後,凌絕頂想到做一個真實的同志社交平臺,僅用一周時間就搭建了一個網站,取名“飛贊”。在這個被網友們稱為“同志版Facebook”的網站上,用戶可以發表日誌、照片,參與討論和發起同城活動。網頁左邊欄還準備了很多線下活動:基友租房、一起健身、二手交易等。
  他從親手創辦的網站上認識了很多同志朋友。第115個註冊用戶安東(化名)後來成了他的Boyfriend。作為資深用戶,2013年初ZANK發佈前,安東曾被邀請參加產品分享會。“提了很多我的想法,他覺得我比較適合做這方面,後來就加入了他們公司。”
  “就像我想吃零食,要自己開一個雜貨店一樣,”和凌絕頂有同樣經歷的還有張傑,他1999年創立的“朋友別哭”幾乎是國內最早的同志交友網站。當年,他剛上大二,向一個喜歡了很久的男生表白,但被拒絕。“相當於一次失戀,受傷還挺嚴重的”。90年代,網絡聊天室剛剛興起,但關於同志的內容,幾乎是一片空白。“既然沒有這樣的網站,我為什麼不自己做一個呢?”
  文科出身的張傑啃了很多本計算機教程後,硬是做出了一個網站,“因為當時確實太封閉了,就是覺得世界上找不到第二個和你一樣(喜歡男人)的人了”。
  最初的“朋友別哭”還很簡陋,用的是免費域名,大家可以在上面留言。他先後在全國30多個省市申請了免費的留言板。從建站初期日均訪問僅僅幾百人,到現在達到了500多萬的註冊量。
  “我那時候給網站的定位就是人找人的平臺,”張傑的網站成立當年,凌絕頂進入哈爾濱工業大學讀書,隨著視野的開放,他也開始通過網站認識同志朋友。“那時候的同志網站就像一個大廳一樣,聊天室,所有人在裡面,對誰感興趣就可以找他私聊”。
  認識的朋友逐漸增多,宿舍來電,經常是找凌絕頂。有時候室友幫忙接聽,不免會問,為什麼找你的都是男的啊?“我說我是同志啊,”凌絕頂告訴他們,大家都以為開玩笑。
  在校園裡,凌絕頂曾聽說哪個樓哪個廁所有很多GAY,跑過去看,但沒有任何發現。
  後來考入清華大學讀計算機碩士,凌絕頂開始瀏覽北大一個叫“一塔湖圖”的BBS,其中有一個同志板塊。“以前的聊天室就像一個大賣場,而BBS裡面那些人更有文化,會分享一些自己的感悟”,還可以發私信。也因此,他認識了自己的初戀。
  2005年,“一塔湖圖”的討論因為涉及到政治而被關閉,凌絕頂向清華大學的BBS申請建立一個同志版塊,但被拒絕。“當然,現在已經有同志版塊了,社會總是在進步”。
  “每個同志,就像他們天生有一個雷達一樣,總會有辦法找到自己的同類,”凌絕頂的男朋友安東(化名)記得,在互聯網還不發達的時代,北京的牡丹園公園、東單公園都成了同志的據點。他推測,可能是因為附近高校比較多,而學生中的同志又喜歡逛公園,他們感知到彼此,從此一傳十、十傳百,把那些公園染上了同志的色彩。
  同樣,90年代北京成立的“目的地”酒吧,現在依然是同志們活躍的地方,包括一些有關同志的公益活動,也會在那裡舉行。“我們不少圈子都是在那個酒吧認識的,”安東說。
  從倡導到服務
  去年,大學畢業十周年的同學聚會上,凌絕頂很多同學帶來了配偶,甚至孩子。他也帶來了自己的“另一半”。此時,大家才徹底相信他是一個同志。安東一度擔心會不會尷尬,“小孩子可能會問媽媽,為什麼他們倆叔叔在一塊,而你和爸爸是一男一女”,但是沒有,大家都欣然接受,乃至成了他們的支持者。
  時代在變,但困惑依然有。社交工具讓同志很容易找到彼此,但對於這個圈子,“愛情依舊是稀缺品。”經常有ZANK的用戶找到凌絕頂,向他抱怨:同志圈沒什麼真愛。“也有人說,兩個同志在一起,是不是因為他們都很帥啊,都很有錢啊,”凌絕頂知道,很多人對同志之間保持穩定的感情不抱信心。
  為此,他們曾聯合愛白網(中文同志知識和教育平臺)做了一個“飛贊伴侶”的訪談項目,採訪了十多對在一起很多年的同志伴侶,給大家講他們的故事。一個叫“老巴黎”的同志,已經70多歲,曾經因為流氓罪三次入獄,現在和男友在一起6年了。“聽起來真的非常美好,給了一些人信心”。
  只是,這並不是常態。凌絕頂看到的現狀是,同志對愛情婚配並沒有強烈的需求,“先談性再談愛情,社交軟件幾乎全是約炮的”,這種同質化的傾向恰恰契合了當下的同志情感生態。
  在愛白文化教育中心企業項目經理阿華看來,社交應用的進步不見得全是好處,“同志之間約炮越來越容易,從同志公益角度講,大家可能覺得更加沒有必要出櫃”。一些人因此放棄了對平等權益的訴求,選擇不出櫃,甚至與異性戀女性進行形婚——群體的隱匿讓倡導同志權益的公益組織感到為難。
  凌絕頂對此有同感。百度貼吧的“HIV吧”里,不少同志反饋稱,自己通過社交軟件和人約炮,感染了HIV。“男同是HIV感染的高危人群,”他說,“也因此,同志產品更需要社會責任感”。他希望ZANK成為同志社群的文化標桿,而不是成為一個工具。
  儘管參與了不少倡導性的公益活動,但凌絕頂並不想把ZANK團隊做成NGO,而是堅持走出一條“為同志服務”的商業化道路。這和淡藍網的CEO耿樂想法一致:國內並不缺乏這類公益組織。“當下同志最需要的是跟他們生活相關的服務,”耿樂說,這些包括移動端產品、具有同志審美傾向的服裝、對同志友好的酒店、同志社區等等。
  巧合的是,自今年4月份起,ZANK團隊就在籌建一個針對同志群體的垂直電商,“同志相對於直男,在護膚領域、生活領域需求比較多,”安東說,網站計劃年底上線。
  而凌絕頂更遠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同志自循環產業鏈,以區別於異性戀世界,包括專門的同志養老院、同志社區、同志生活用品店,甚至涵蓋同志子女的教育。
  “當然,前期要鋪的路還有很多。”安東補充道。  (原標題:為同志服務)
創作者介紹

設計師

ln45lntzv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